或许是因为和舍友关系不那么融洽便准备下学期租房,或许是刚刚结束考研将自己租了半年的合租公寓退租,或许是找到了一份寒假实习正在寻租……这些“房客”和传统房客不同,他们大多需要父母资助,带有鲜明的个性,缺乏社会经验。当大学生掀起租房热,宿舍之外的生活或许没有想象中的单纯美好。

但这几年,手机开始变得无趣。近年来手机厂商绞尽脑汁想的无非是“如何把屏幕边框做得更窄”、“后盖配色更悦目”,设计同质化的问题严重。上月底,市场调研机构IDC发布了今第四季度全球智能手机的出货量,显示连续第五个季度出现下滑。换言之,如今买得起手机的人基本上也都人手一台,智能手机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失。